隔壁老王(二)

2019-10-10 14:58 | 作者:巨石 | 极速3d彩票吧首发

眼镜走开后,南方人对老王说:“老伯,麻烦你陪我一起去,反正你没事,帮人帮到底么。”老王说:“行,闲也是闲着。”

他两人没走几步,就到了红楼跟前,一眼能看到一单元的门牌。当两人走到楼门口时,从楼梯下来了一个人,有三十多岁,肩膀挎了一个包。

南方人说:“小伙子,李全友是不是住在这里?”小伙子操本地口音说:“李全友是我局长,局长昨天去西安了,家里没有人,他岳父住院了,你有啥事跟我说,我是水利局办公室主任。”

南方人有点迟疑时,小伙子说:“你尽管说,我能办的尽量帮你办,局长的事就是我的事。”

小伙子边说边朝马路上走。三人一起站在马路边,南方人给每人发了一根烟,对小伙子说:“我出车祸了,这位大伯他知道,我的车在312国道上被人扣押了,李全友是我父亲的战友,我想找他借点钱,把事故处理了。”小伙子犹豫了一下说:“借钱这事我帮不了你,其他事还好说。”

南方人失望地想了想说:“小伙子,要不然这样吧,我手头有外币,人生地不熟,你帮我把外币兑换成人民币也可以。”南方人边说边打开包,拿出来一沓外币,递给小伙子,也给了老王一沓。

老王接过来外币一看,跟隔壁老张家的一模一样,全是外文,有个外国人头像,面额一千元。

小伙子拿着外币对着太阳,仔细看了正反面说,“这是秘鲁币,我认识,但是现在假钞太多,你让我仔细看看”,说着从包里掏出一个电子验钞机,用紫光灯照了照,指着一处水印说,“叔你看,这个是真的,有水印呢”。老王看了看,水印很清楚。小伙子又想了想说:“你这个外币是真的,但是秘鲁币没有人民币值钱,想咋兑换?合适的话,我兑你人民币,就当帮局长忙了”。

南方人惊喜地说:“一看你就是个懂行的人,你也知道这外汇牌价1:3,我今日也是遇难了,我有20万元秘鲁币,我办事需要4万元,你就给我4万元,这就相当于1:5给你了。”

老王对什么汇率不清楚,但是想起这几年那美元一直都很抢手,谁家要有一些美元可就发了。老张可不是个笨人,平日里精得跟猴一样的,他有那么多秘鲁币,说明这玩意儿肯定会升值的。再想起自己看到老张的秘鲁币时,老张那种紧张的神情,好像害怕自己会抢了他的宝贝。这老张一直对自己瞧不上眼。谁知道老天爷有眼,今天也让自己碰上了这样的好机会,如果待会儿这个小伙子说好,自己也买一些,那不就咸鱼翻身了。不过自己对这个外币不懂,看样子眼前这个小伙子比较懂行,也很细心,自己先不动声色,看看这个小伙子怎么办,他要买咱也买,他不卖自己也不能买,万一上当了怎么办?

小伙子对南方人说:“你骗不了我,炒外汇我是行家,秘鲁币我见多了,今年流行炒这个。很可惜,我只有一万元人民币。”说完小伙子从包里拿出一整捆人民币。南方人说:“一万元不行,我处理车祸至少需要4万元。”

小伙子想了想,转身把老王拉到了一边,“叔,我看你是个好人,我就跟你说实话吧,这1:5真的很划算,周六收盘价1:2.95。这咱要买过来换成人民币几乎是对半利润。本来我不打算跟别人说这些,谁知道人家非得一次兑换20万。我实在没有这么多钱,人家小伙子还不零换。没办法,谁让咱爷俩有缘分碰上了,要不是这样,你拿3万元,我拿1万,咱两个把这20万分了。明天去银行就能兑换5万元,转手就是两万元利润。”

老王抽着烟,就等着这句话呢,只是不想让对方看出来。慢条斯理地说:“这可是当真?”

小伙子用本地话豪爽地说:“老伯,你看咱都是乡党,你怕他还怕我不成?有问题,你可以去水利局找我,我家就在这红楼上,也可以来家里找。你可以先替我垫上三万元,后悔了,不想要,可以来找我,我收回来就是了。”

小伙子指了南方人,对老王说:“你找到我,我可以找到他,我局长是他父亲战友,跑了和尚跑不了庙。”

经小伙子这么一说,老王的热血已经沸腾了。前后两个本地人证实,李全友是水利局长,小伙子是办公室主任,家就在这里,单位也去过,有假就找水利局长。

老王对二人说:“你两个等着,我回家去拿钱。”小伙子说:“你放心,我俩就在这等你,越快越好,迟一步,小心被别人兑走了。”

南方人说:“别人来了,也不会兑,老伯帮我引路,很辛苦的。”

老王回家翻箱倒柜,把所有银行存款单拿出来,从银行取了三万元,小伙子拿了一万元,和老王的三万元放在一起兑换了南方人的换了南方人二十万秘鲁币,老王分得了十五万。

老王回家在院子碰上了老张,神秘兮兮地给老张看他换来的秘鲁币。老张大吃一惊,问从哪儿来的,老王说咱回家慢慢听我说。

老张听完隔壁老王的讲述,说:“哎!老王,你上当了!这儿秘鲁币是真的不错,是秘鲁废除的过期纸币。怪我当初少说一句话,我也是跟你一样,上了人家的圈套,被人骗了,怕丢面子,你当时问我,我不好意思给你说。”

老王一听这话着了急,质问老张,“你是不是看我发了财,眼气了,我可是和水利局那个小伙子一起兑换的。我不懂,水利局那个小伙子也不懂吗?”老张苦笑道“水利局那两个本地人是两个托,我上次碰到的那几个人还说是财政局的”。

老王和老张连忙回头去水利局打听,问来问去没有人知道李全友,也不知道眼镜和小伙是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