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棵树

2010-12-28 10:37 | 作者: | 极速3d彩票吧首发

在安徽省舒城县柏林乡界河农场、李家圩子庄园中生长着一棵树,它高四米多,树身粗壮苍劲,斑斑驳驳,树躯中间有条依稀可辨的沟痕;树桠千枝万条,盘绕交错;树叶密密层层,青绿苍翠。每当季来临的时候,这棵树会在一之间绽放繁茂的花朵,白色花形如桂花,吐出的花香,幽幽的,淡淡的,沁人心脾。游人闻之,驻足许久,还想折几枝带回家插在装满水的瓶子里,让悠悠清香弥漫整个房间。秋季气温稍高的情况下,它还会再开一次花,只是比春季开的花稍小些,令人惊奇。由于叶儿呈猫耳刺状,叶尖有刺,当地村民俗称为猫耳刺树。

据农场的职工说,这座庄园兴建于清朝末年,户主姓李,曾官至两广总督,名重一时。周围是深挖的阔阔的水塘,进出只通过一座吊,戒备森严。这棵树就是那时栽的,原是两棵小树,由于从小在一起生长,历经风霜电,暑热苦寒,相互依偎缠绕,像两个亲密的调皮的小伙伴推推搡搡,挤眉弄眼,相濡以沫,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渐渐地就长成为一棵树,树躯合二为一,树冠和枝丫就不分彼此了。这也许就是自然界中出现的罕见现象—“连理枝”。“连理枝”又称“相思树”,据林业专家介绍,两棵树由于在风雨的天气里,树干互相摩擦,把树皮磨光了,到无风的时候,两条树枝相挨近,形成层就密接在一起,互相增生的新细胞就会长在一起,越是靠得紧,就越容易连在一起。北京故宫御花园钦安殿、浮碧亭的旁边就有这样合生的树。

我久久地凝视着这棵树,不禁想起古往今来不知有多少诗人墨客饱蘸深情为这种树抒发赞美之情。唐代诗人白居易《长恨歌》中传诵千年的诗句“在天愿作比翼,在地愿为连理枝”。“初唐四杰”之一王勃在《春思赋》诗中写到:“游丝空冒合欢枝,落花自绕相思树”。唐代又一著名诗人李商隐《青陵台》诗曰:“青陵台畔日光斜,万古贞魂倚莫霞。莫讶韩凭为蛱蝶,等闲飞上别枝花”。我国文学史上第一部长篇叙事诗《孔雀东南飞》叙述焦仲卿和刘兰芝这一对原本恩的夫妻,被生生拆散,两人为了保全彼此的爱情,最终双双殉情而死。“两家求合葬,合葬华山傍。东西植松柏,左右种梧桐。枝枝相覆盖,叶叶相交通”。这些诗句,在今日读来也令人缠绵悱恻,如醉如痴,从而深深体味到爱的真谛。

这棵树,历经悠悠岁岁,花开花落,斑驳的年轮承载着它数不完的沧桑,嶙峋的枝干载负着言不尽的苦难,但它从不停歇、屈服、萎谢,依然傲然屹立,郁郁苍苍,生机勃勃。因为,它是一棵相亲相爱的夫妻树,一棵生死相依的爱情树,更是一棵顽强执著生命树。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