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棵老槐树

2008-09-06 18:38 | 作者:龙行天 | 极速3d彩票吧首发

在我的院墙外,生长着一棵老槐树。很普通的一棵。

它的年龄我已无法记起,只能用它身上斑驳的老树皮推测它体内的年轮。那些黑黄色的、断续相连的树皮,包裹着它的身躯,静静地立在属于它的地方、经历它的沧桑。几十年如一日的枯,经风洗,让它有些委靡。或许,它老了?

这是一棵生长在城市里的槐树。路边飞落的尘埃,布满它的全身。厚重的尘埃,遮住了叶片,几乎能让人听到它坚难地呼吸。或许,它更适合在农村里生长,那里的天蓝水绿,没有尘埃。然而它却依旧那么固执地生长着,没有怨恨,没有攀比,只任岁月在它的枝叶间透出空隙。

它不是茅盾笔下的白杨树,它只是一棵在城市里受到压抑的老槐树;它不能代表谁,它只能是一株没有思想的植物。它也不是城市里颇受宠的景观树,它就是那么普通的一棵树。

平日里从它身边经过时,没有注意它有什么变化。但今天却发现它对着又一次从它身边走过的我,喘息着,厚重地呼吸声,是那么低沉,那么急促。你有什么要倾诉的吗―――老槐树?

哦,我仔细地打量了一下,我自认为十分熟悉地老槐树,我看到它是那么无助。春天的华盖已经逝去,叶落散尽的枝头,招摇着泛黄的枯枝。它一个人立在城市的角落,万般孤寂

一会儿,隔壁邻居的小男孩,牵着他的宠物狗,那条讨厌的狗,居然跨起一条狗腿踏在老槐树上,撒了一泡尿!这时我又看到,树干上,在那黑黄色的、断续相连着的树皮中间还隐藏着被别人用刀划下的伤痕。那道伤痕,是谁的无情给了它悲惨地伤害?

对着那条讨厌的狗,我掷去了一块石头!那被主人宠爱的名贵的狗,夹着尾巴,留下一串无力的嚎叫吓跑了。

我开始怜惜它了。多少年来我从它身边经过,但对它漠视无物。它该是一种什么处境啊?在没有人关爱的日子里,它该是何等的清苦?

我开始细细地打量它了:虽然有狗腿的踩踏,虽然有刀刻的伤痕,然而它依旧苍虬如扎,向着天空伸展着自已,找寻属于它的空间;它的根基仍牢牢地植于大地,让自已站的更稳。

我要为它松土,让它的根基更深;我要为它灌溉,让它洗尽沧桑。明年的春天,我会看到它发出的新芽,唱着欢快的歌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