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性与阴谋】(中部书)第一百一十一章节:尸骨下现首饰箱,盗墓珍宝进龙城。

2019-07-24 17:05 | 作者:飞翔的鹰【耿彪】 | 极速3d彩票吧首发

人性与阴谋】

(中部书)

第一百一十一章节:尸骨下现首饰箱,盗墓珍宝进龙城。

话复前言,书归正传,上回讲到龙城市市委书记季东,与自己师傅两个人在千年古墓里,已经将四个棉布袋子装的满满登登的。

此时,季东正忙着从尸骨身体上往下扒黄金凤袍,当他用手电往黄金凤袍里边照去,他顿时大叫了一声:“金蚕衣。”。小老头正在棺椁外边忙于棉布袋子的系扣和栓绳子,一听棺椁里边叫嚷道“金蚕衣”。于是,他急忙放下手中的系扣绳索,一转身便纵跳进了棺椁里边,急忙弯腰与旁边的季东将这具女人骷髅骨架翻转过来,季东费了半天劲这才将金丝天蚕衣扒了下来。

只见这一件金丝、金麟片甲的半截衣物,金光闪闪、

每一片薄薄的金麟片用金色天蚕丝穿着,每一片金麟片呈现出来小小六角形,互相交织,煞是好看。季东双手拎起来这一件“金蚕衣”,显得十分笨重、沉甸甸的,季东将这件宝衣放置在尸骨身体上铺展开来。而后用双手打开衣服外面,这时呈现出来里面的碧玉绿玉片。

原来,这件金蚕衣外边是金片,里边却是墨绿色的玉石片,两层的结构用胶压制而成,不仅制造精美、圆润、

而且金麟玉片之间还有棱角对接边缘打磨、抛光、润油,天蚕丝的穿梭、折扣、系折、对角,以及系扣、扭丝,等等,做工十分精细。

季东拿着这件沉重的金蚕衣,看了一看小老头叠了又叠,而后递给了小老头说道:“邝师傅,把这一件金蚕衣,放到我背包的里边吧,上面有玉片,别弄坏了。”。小老头双手捧着金蚕衣接了过来,而后什么也没有说转身便走了。

就这样,二人一个在棺椁里边忙碌着,一个人在外面装货、打包、捆绑。另一个在棺椁里边翻找着文物。

时间一分一秒地流走了,当两个人装满了几个袋子之后,这才坐在地上休息了好一会。季东坐在地上冲着小老头说:“邝师傅,行啊!走吧!休息的差不多了!”。小老头躺在地上正闭目养神呢,听身体旁边的徒弟说走。

于是,他一个骨碌起身便站了起来,冲着旁边的季东说道:“小东子,走。升!我先上去系绳索,而后你在底下,把这几袋东西系扣,并且捆绑好,最后你在上去。”。季东急忙冲着小老头说:“行,师傅,我给你打下手,你先上去吧!”。再看小老头终于露出来了“狰狞的面目”,只见他弯腰从地上点着的矿井灯旁边拎起来三、四捆软绳索,每一捆软绳索都有手指肚大小一般粗细,而后往头上一套再往下一拉便斜套在了左肩膀之下。

季东也急忙站了起来,而后将手里的长长手电递交给了小老头。小老头伸手便接了过来长手电,随手扣住电门钮往上一推便打开了手电,顿时一道光柱射了出去。小老头左手拎着手电,而后便大踏步地往台阶方向走了去。再看小老头三步五步便走上了台阶,接着深吸一口丹田气、憋住大力金刚之气,脚尖点地、身轻似飞鹰,三晃两晃、便踪迹不见了。

咱们先不说小老头的“攀岩”手艺如何了得,回过头来再说龙城市市委书记季东,当邝师傅走上台阶之后。他便随手拎了起来矿井灯,也顺着小老头的方向走了过去

当他走到台阶下边之时,用矿井灯照了照上面的地洞口,随后叹了一口气自言自语道:“哎!自愧不如啊,邝师傅这手攀爬轻功,我季东这辈子,算是学不来了。”。龙城市市委书记季东用矿井灯照了照光溜溜的岩壁,连小老头的影子毛都看不见了。季东一转身便往那几袋文物方向走了去,几步便来到了几袋文物袋旁边,而后伸手便拎起来一袋往台阶方向拖拽了去,来来回回几趟,接着便喘了喘气息,站在原地拎着矿井灯观察了一会。

季东一转身,便重新走到了那个棺椁面前,举起来矿井灯便往棺椁里边一扔,而后双手紧抓棺材侧板,右脚一勾、左脚一蹬、便一个纵身,二次“跳”进了棺椁里边,由于上次两个人翻找他拿的是小手电,环境又黑暗、又阴森恐怖、加上翻动的快、又乱,所以这回季东左手拿着矿井灯,开始慢慢翻动、加上矿井灯有如探照灯一样亮,所以这回季东翻动的十分仔细。

季东在棺椁里面东翻西找、上下折腾,不一会功夫便在女人骷髅骨架的后腰处发现了一个小首饰箱,不大、十分精美,半格尺见方、半格尺宽,有一手掌高,小首饰箱呈现出来腥红色,首饰箱是上下结构,上半部分三分之一是小箱子盖,三分之二是箱体,全部外表用纯野兽皮压扎包裹。季东左手托着这个小小的首饰箱,右手拎着矿井灯仔细观察起来。只见这个小小首饰箱上浮雕着团龙和云纹,小箱子盖上锁着一把小小的铜锁。

季东观察了一会,而后他站起来抬腿迈步直接跳出了大棺椁,自己几步便走到了的登山背包前边,一弯腰将矿井灯放在了地上,而后打开了背包顶带将小小首饰箱放了进去。季东一转身准备再进棺椁里边,“东子,东子…”,一阵子急促的呼叫之声,从洞口顶部传了下来。

季东急忙走上台阶直接来到洞口下边,抬头望了望头顶上的小老头,只见小老头也正用手电往下边照着。原来,在洞口下边有一米八、九的空间,四周只有光溜溜的石壁,没有任何可攀爬的棱角,季东站在洞口下的台阶上正抬头往上边观看着。小老头冲着下边的季东说道:“东子,我已经将几根绳索系好了,你将那几个袋子扔过来,系扣好,我将它们拽上来。”。季东忙答应了一声便走下了台阶,由于矿井灯直接照射在台阶之上,所以说季东不用拎着矿井灯,而是借着昏暗的光线走到几个布袋子面前,再一一抱着来到洞口下边,最后将两个人的登山背包也抱到洞口下边。

就这样,两个人,一个洞口上边,一个洞口下边,开始忙碌起来。一个系扣绳索、一个往上边拖拽布袋子。半个多小时,才一一将几个布袋子、登山背包拖拽了上去。

而后两个人又一趟趟背着、抱着,将几个布袋子、登山背包运到了山洞古墓外边的汽车里面,最后两个人又检查了所有物品和山洞口,将一切事情做好、伪装好。

夕阳,几缕残血的光芒,若明若暗、西边的天际,乌云横生。昏暗的光辉下,云雾时有时无之际,天空之中乌云密布、偶尔几缕形态各异的乌云,横七竖八、顶在云雾缭绕的大山峰顶端。

季东和小老头二人站在半山腰处,云雾升腾,高大的山峰时隐时现、时有时无。两个人忙碌了一阵子,终于将“东西”全部装入蓝色勇士越野车之中。季东忙完之后又一次走到大山峰脚下,看了看那凹凸不平的山石洞口,以及山洞口处的荒草、以及掩盖物,又一次查看了一下直到自己认为无异常了,这才转身往蓝色勇士越野车方向走了去。

当两个人先后走到蓝色勇士越野车旁边时,回转身体恋恋不舍地观看了一下远处的风景。黑漆漆的山洞口处,一人多高的荒草丛中、时隐时现、时有时无的小洞口隐蔽在荒草里边。

小老头按了一下“老鼠器”,“滋…,滋…”两声划破了山野的寂静。小老头走上前一步来到驾驶室车门旁边,一拉车门便打开了越野车的车门,仰头冲着对面车门旁边站着的季东说道:“东子,上车。走,回龙城!”。市委书记季东转脸答应了一声,一伸手拉开了前车门便钻进了蓝色勇士越野车,再看蓝色勇士越野车屁股一冒烟,便悄然地消失在群山的荒草之中。

蓝色勇士90越野车像支脱缰的野马,不一会功夫便飞驰出了峡谷,时快时慢、东拐西拐、便来到了大山峰的入口处,顺着小河滩边上的鹅卵石滩道,直接冲出了那上千米高的群山之巅。

此时,市委书记季东即兴奋、又深感压抑,兴奋的是自己没有失望、满载奇珍异宝而归。然而,在自己内心深处,又感到了惊恐、焦灼、以及不安。

一个小时之后,蓝色勇士90越野车终于行驶到了龙城市西南边境的三股叉道,此处正是邵武地区平阳县下洼镇黑龙崖乡的闽、赣,浙三省交界之处停了下来,放慢了的勇士90越野车拐了一个大转弯,冲着赣浙高速公路冲锋般而去。

勇士90越野车里边的市委书记季东,黙不作声地看着车窗外面,那一座座高低不齐、错落有致的山峰交相辉映,那远处绿油油的竹林子,飞逝而过,转瞬之间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要知后事如何,请看下回分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