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棵橙树

2011-05-17 09:03 | 作者:林小雨 | 极速3d彩票吧首发

镇日长闲,阳光从不那么明亮的玻璃窗泄露进来,落在地上倒是满满的。搬过一把小凳,坐在这铺天盖地的温和中,捻把明晃晃细长锋利的刀儿,在手中丰满肥硕的橙子表面轻轻割出一条两条三条弧线,间隔着,将完整的橙皮划分成6、7片。再将刀尖刺进橙的顶端,沿着它本身的曲线旋转,分别将头尾两部分的硬皮割破,削掉。

放下刀儿,将指尖缓缓插入早前切出的弧线中,轻轻一挑,便见皮中饱含的汁液被挤压得胀破细胞在空气中飞跃,闪烁,似乎流星的约会。橙子那提神清香的味道瞬时充溢着满是阳光热力的空间,喉咙处不自觉地蠕动、吞咽。继而,一片月牙似的果皮便跌落下来,反复5、6次,那颗原本包裹得严严实实,黄嫩嫩矜持的果肉便整个的袒露在手掌心里。

果肉放入口中,咬它,咀嚼,那酸酸甜甜略带些许不易察觉的苦涩滋味的汁液,便瞬间令整个人神经得到一种难以言喻的释放,深呼出一口昨日沉郁在胸腔中的废旧气息,就连那气息,也带着橙的滋味。

细想,当双手并利刃附加在橙子身上时,若它懂得说话,发声,想必也是疼的吧。

于是更想到,一个人一辈子活在世上,不正是如同这橙子般,要被生活的种种艰辛、苦难、遗憾、痛悲历练煎熬着,从身体上,心灵里剥去层层皮肤,层层保护,直至一次又一次毫无遮掩的袒露在世人面前。

也一如橙子,有苦说不出来。

猜想,一个人究竟要经历多少次这样利刃缓慢切割,要经过多少煎熬,才修得正果。

有遇上生活伸出温柔的手将你轻轻切割,甜蜜细致、小心翼翼的过程不让你感受些许痛楚;或遇上生活粗枝大叶匆忙流逝的粗野大手将你狠狠钳住,将手指刺入内心当机立断一剖两半;更有生活不顺心沉郁、心思繁重时将你按压在桌上、盘中,再将手中长处处厚处薄处各种不一的尖刀利刃瞬间切入,三下五除二,你已然是支离破碎,魂飞魄散;或是生活心不在焉,情绪低落时囫囵吞枣将你放入口中,以牙做刃片片撕碎。

时间是最优雅冷漠的雕刻大师,而生活像一双双伶俐好动的手,这样的组合时而冷静;时而飞跃;时而悲伤;时而匆忙,无时无刻不在雕琢着我们。那层橙皮,便是我们的心之霓裳。

有一个你,被剥光了衣服,瑟缩在人前,茫然不知所措;

有一个你,被剥光了衣服,满不在乎,穿起另一件继续前行;

有一个你,被剥光了衣服,忐忑犹豫之后,依旧咬牙坚持下去;

有一个你,被剥光了衣服,愤怒咆哮,最终无力的选择放弃;

还有一个你,也被剥光了衣服,然而你却能漠然冷静地去抢下另外一颗橙子的衣服头也不回的奔前程。在一次次被雕琢中逐渐硬了心肠,冷了思想。你不再害怕被任何种类的手剥光衣服,因为你知道你总能得到下一件。只是在这样的过程中,你变得越来越僵硬。于是有那么一天,你突然发现,在你厚重的躯壳里面包裹的不再是黄嫩嫩的果肉,而是一颗汁液早已流尽,干瘪的躯体。你的心,早已遗失了很久很久。

镇日长闲,在阳光明媚的午后,有颗橙子被剥光了衣服,孤零零的站在盘子里。

若是大师傅沙弥扁还活着,他会说上一句简单得不能再简单的话:“在心里,种上一棵橙树。”

评论